您的当前位置:艾诺迪亚 > 正文

艾诺迪亚4失魂落魄地卡茵

2014-08-21 13:47:53来源:游戏狗整理编辑:安妮的眼泪_

卡茵失魂落魄地回到老师分给自己的专门研习魔法用房间。

终于只剩下她一个人,女孩无措的视线扫过窗边桌上的各色试剂瓶,摊开的魔法书籍,还有一只前两天被自己不小心弄坏的坩埚。

她怔怔地看着数日来虽然触感冰冷但还是带给自己丝丝温暖的一切,心头又浮现那几行让她指尖发凉的内容来。

【任务分类:暗杀】

【任务目标:贝勒塞现任希克城城主】

【任务时限:无】

【任务等级:B】

【特殊说明:无】

就算他待她再不好,因为他她曾受过那样的侮辱,可是他还是自己的亲生父亲。

她之所以想起当天的事还会觉得愤怒失望,就是因为布下这个局的人是自己的生父。

如果换成不相干的人,那些负面情绪应该会下降很多吧。

她恨他吗?当然恨。

恨他给了她生命却又让她对这个世界绝望。

恨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把自己当作女儿看待。

可是在这一天,手里拿着宣告他即将死亡的判决书——她还是会感觉到悲伤和抗拒。

这样矛盾的心理……哥哥,你看得到这些吗?

我该怎么办?

“可怜的孩子,我真替你感到悲哀。”

再无二人的房间里突兀响起一道嘶哑的感叹,语调微微上扬,嘲弄尽显。

凯恩维持原来的姿势,定定地看着镜中的自己。

那双眼睛中的血红色仿佛更深了;风吹进房间,吹乱了少年的银发,他却看见镜子里的另一个自己纹丝不动,刚刚那充满恶意的言语也不是从自己嘴里发出来的。

凯恩心惊,他现在全无半点不适,镜中的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副样子?究竟是这面镜子有问题,还是……

“别再费心思考了,孩子,”镜中人这次轻轻勾了勾唇角,对凯恩来说那样熟悉的一张脸此刻看来却有些陌生。“因为真相对你而言是难以接受的。”

镜里的自己启唇不怀好意地说了这么一句。

凯恩几乎可以确定是这面镜子的问题——他刚才没有动,也没有说话。

认清这一点后少年慢慢镇定下来。

“你是谁?”

看到凯恩眼里刺骨的冷意,镜中人也慢慢收起了多余的表情,只是那朝少年投去的目光里,仿佛蕴藏着浓得化不开的黑暗,和死一般的沉寂绝望。

“这么多年过去,没想到……”镜中的“自己”突然嗤笑一声,在寂静的房间内尤为响亮。

“还能找到这么合适的身体。他们也是有心了。”听来与少年本人一模一样的声音,里面却掺杂了不同的情感。像感叹又像是讽刺,凯恩来不及过多揣摩。

“我是谁……我是谁?你去问问你的那几位大人吧,好孩子。他们一定知道我是谁……”

亲眼看着镜子里的“自己”诡异而陌生,在镜外的自己没有动作的情况下开口说话,相信换了谁来看到这一切都会感到荒诞恐怖。

凯恩只是看着镜子,没有说话。对目前的情况什么都不了解时以不变应万变是最好的选择。

看对方没回答,镜里的“自己”也不生气,而是换了一种口气继续自说自话:

“你和那个人可真像……想知道他是谁么?”

两道视线交接,这次不等凯恩说话镜中人便自己接了下去。

“一样的不爱说话,一样的天资出众……就连心爱的人也是差不多的两个女人。呵,”镜里的“自己”挤了挤眼,配上那双血色的瞳孔怎么看都有一种怪异的感觉。“要不是你特殊的身份,我还真的要以为你是他的转世呢。”

“转世……这样可不好。”“自己”还在笑着,眼神却渐渐冰冷起来,“当初如果不是他在最后关头插上一手,我根本不会被……被……”

好像感应到镜里人变差的心情,室内的光线逐渐暗了下去,也就越发显得那双血红的眸子诡异至极。

“这么多年……不能动,不能听,不能说……不能亲自把他们五个卑微的凡民一手毁灭……”

诅咒似的话音一转,镜中的“自己”看着凯恩阴阴地笑起来。

“虽然我还没有恢复……不过没事,没事。”

“可怜的孩子,这些天我一直知道你在想什么……所以今天特意来给你上一课好了,不必感谢我……”

被五个自己一直看不起的凡民封印,这件事是耻辱的代名词,数千年来灼烤着他。

更可恨的是,那五个人也早就失去了生命,自己想要报仇都不能。

后代?这是个好主意。

食其肉,吮其血怎么够?

等他有朝一日恢复到巅峰时期,不光那些人的后代,这整个大陆,他都要看着它被自己亲手捏碎。

相关新闻